您的位置: 藁城信息网 > 体育

廣東試點審判權運行機制改革

发布时间:2019-11-09 05:56:29

广东试点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

本月起广东等地试点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有望改变长期以来“判者不审、审者不判”的局面羊城晚报 董柳

11月的一天,广东省高院常务副院长陈华杰通过法院宣传处,约广州的几家媒体次日谈司法改革这刚好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发布关于全面深化改革决定满一周的日子,在法院会议室里,陈华杰向媒体通报关于叫停此前在佛山试水的审判长负责制的相关问题

最高法院日前下发通知,在上海、江苏、广东、浙江等省市部分法院开展深化司法公开、审判权运行机制试点改革据悉,这项改革将于本月正式启动,为期两年其中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的核心是“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

这也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确立的原则最高法院相关负责人撰文称,“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有望改变长期以来层层审批制导致的“判者不审、审者不判”的局面

佛山试点审判长负责制被叫停

“‘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这肯定符合世界潮流”广州某区法院副庭长黄磊(化名)脱口而出

据介绍,当前世界各国审判权力运行的方式大概有如下几种:合议庭负责制;审判长负责制;主审法官负责制;主审法官、合议庭负责制“现在的发达国家都是主审法官、合议庭负责制”

这也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确立的司法体制改革的方向之一《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改革审判委员会制度,完善主审法官、合议庭办案制,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明确各级法院职能定位,规范上下级法院审级监督关系”

“现在最高法院已经来了通知,院长、副院长不能批案,不能签发裁判文书;庭长、副庭长不能签发裁判文书、不能批案;审判长不能批案、不能签发裁判文书最高法院已经明确了,谁主审谁签发,谁签发谁负责”广东省高院一位负责人说

12月4日,广东省高院党组召集全院正职以上干部会议,部署推进司法改革在法院内部运行机制改革方面,广东省高院提出理顺三种关系,即“规范好上下级法院审判监督的关系,理顺好审判委员会、主审法官、合议庭办案制的关系,理顺好审判权、审判管理权和审判监督权的关系”

会上,广东省高院院长郑鄂表示,要通过理顺上述三种关系,明确职责划清界限,使三者互为作用、互相制约“内部运行机制改革必须在符合宪法和法律的规定下,遵循司法规律,以‘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为中心,逐步抓好各项措施”

也是这个原因,广东叫停了在佛山试水的审判长负责制因为审判长只是一个临时召集人,它不等于主审法官,现在说的谁审谁判、谁判谁负责,说的是主审法官广东省高院一位负责人解释

“判者不审、审者不判”有弊端

“‘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这是审判权力运行机制改革中的核心问题,也是多年来备受争议的法院去行政化的问题”最高法院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贺小荣撰文说

天津市高院代院长高憬宏近日撰文称,长期以来,法院内部存在着独任法官、合议庭在案件审理后、判决作出前,主审法官必须将案件审理的具体情况及意见上报相应的主管业务副庭长、庭长、副院长甚至是院长来审批,主管领导对案件审查后,作出批示或提出具体处理意见,这种批示和意见最终决定着处理结果,引发了外界对“判者不审、审者不判”的质疑

高憬宏认为,这种审批制在特定时期对于确保案件质量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弊端显而易见:它促使法官在裁判时不仅要考虑事实和法律,还要考虑行政权力的制约“对后者考量权重的增加,实际上稀释了法官对当事人权益本身的关注度”

“比如,法官在审查再审申请时,不仅要考虑当事人申请的事项是否符合法律规定,还要考虑庭长是否会同意、分管副院长是否会基于近期进入再审比率过高需要把紧关口的考虑而不予审批实践中,法官们将这一过程形象地称之为‘闯关’”

高憬宏毫不讳言,有的独任法官或合议庭会主动利用这种审批制,将自己完全有能力或本应由其化解的矛盾“推”给庭长或分管副院长;极个别人甚至在汇报案件时避重就轻故意诱导院、庭长做出有利于自己的审批意见

注意到,比较典型的例子是早年间珠海市中院的两名法官被控犯罪案

起诉书记载,1994年9月,粤海公司以南屏公司提供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致使其退不到税为由,向珠海市中院起诉,要求南屏公司赔偿损失法官王某主审此案由于粤海公司无法举出对方交货的证据,一二审法院均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

1996年3月,粤海公司改变诉讼请求,以南屏公司没有交货而应返还货款为由,再次起诉身为经济庭庭长、审委会委员的谭某将案件交由王某主审王某作为原来的主审人,明知粤海公司收到美元本票并提供了美元结汇凭证,明知该公司虚假起诉的目的是想要回实际损失的款项,但在向合议庭汇报案件时,隐瞒该重要情节,违背事实地提出支持粤海公司诉讼请求的意见,致使合议庭最终形成了该决议

1996年12月,珠海市中院审委会讨论此案,作为审委会委员的谭某发言时,故意隐瞒事实真相,主张支持粤海公司的诉讼请求,致使法院最终作出错误裁判

或不再配置副庭长

长期以来,审判实践中形成的层层审批制,导致“判者不审、审者不判”,裁判错误不清,审判效率不高,上下级法院的内部请示代替了不同审级的独立裁判,司法的行政化趋势不断加剧,已成为审判权力运行过程中亟待解决的难题贺小荣在所撰的文章中说

而在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广州率先“磨刀霍霍”

12月5日,广州市委常委会召开会议,专门听取了广州市中院全面推进深化改革的工作报告广州市中院一位知情人士王强(化名)透露,广州市委常委会支持广州法院先行先试,加快推进司法改革

“由市委常委会听取工作报告,这种规格很少见”王强表示,在过去,当合议庭成员的意见不一致时,要上报副庭长审批如果副庭长赞同合议庭中的少数意见,则再次上报,直至审委会法官办案的独立性打了折扣

而广州市中院提出的改革报告则明确规定:“不参与案件审理的庭长、院长,不能参与案件审批”,“审委会讨论案件将集中在法律适用方面”

值得一提的是,广州市中院提出了一个大胆设想:取消副庭长的配置,副庭长保留原来的待遇,直接转为审判长去办案对此,王强解释,法院的庭长、副庭长多由业务骨干提拔而来,业务素质都很高,“不去办案真是可惜了”

“如果合议庭有不同的意见,可能还会在判决书上呈现出来”王强解释,目前法院作出的判决书“本院认为”部分,是法院最终形成的一致意见而今后,合议庭若有不同意见,可能会在判决书中逐一列出

不过,王强表示,上述涉及细则的改革最终能否施行,还有待广东省高院及广州市委通过

或取消案件请示制

尽管改革的号角已经吹响,但仍在办案一线的区法院副庭长黄磊,对未来仍存有顾虑:“如果法官作出了独立的判决,如何保障不被打击报复”

另一位法官则向提出,还应该将涉诉涉法的信访与司法分开否则,法官在裁判时就会考虑,案子判了后对方会不会信访,这将影响法官能否依法、独立判案

在宏观方面,作为最高法院司改办的负责人,贺小荣认为,应该加大合议庭成员内部之间的监督制约力度,明确合议庭成员在各个环节中的共同,解决合议庭成员长期固定不变的弊端,将审判长由常任制改为资格制,改变合议庭内部的行政化管理模式另外还要加大审委会委员担任审判长审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的比例,逐步取消案件请示制度,完善法院内部的各种考评制度

“应当承认,建立完全还权于独任法官和合议庭的新型审判权力运行机制,必须以人民法院整体的相对独立和法官高度的职业化水平为条件如果不具备上述条件,院长、庭长的管理权和监督权就难以取消,审判委员会的职能就不能削弱”贺小荣说

(原标题:广东试点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

金振口服液和柴桂哪个好
拉肚子快速缓解
慢性心律失常危害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