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藁城信息网 > 历史

王器之旅 第七十七章 劈飞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5:58

王器之旅 第七十七章 劈飞

孙清裳听着他说了许久许久,直到天色都暗了下来。他还躺在地上,喃喃自语。

“你从来没有发现苏晓槿身上有什么异样,或者与别人不同吗?”孙清裳双手抱膝,打断他的话。

有清冷的星子爬上天空,明明灭灭,似乎在嘲笑沈梦云。他暗然道:

“没有,他与我一样,都只是普通的修仙者。能有什么不同?”

“与你一样?你是说,你认为,你们都是普通人类?”孙清裳不可置信地张大嘴巴,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她很想抓住……

“没有啊,她身上并没有什么不同。”沈梦云显然还沉浸在伤心里,无法自拨。

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苏晓槿明明是个精灵,她是如何隐藏自身灵气的?

师傅不肯收她,那就是说,师傅并没有用法力帮其隐藏灵识。

难道那时,就有人知道未井之迷?饮用了未井之水?

这中间好像有到底有什么关联?

孙清裳觉得少了魂魄,果真连脑袋都变得不灵光了。

看着眼前这位,她顿时又精神百倍,自信爆棚。

“你去魔道时,有没有听说过未井?”孙清裳难掩声音中的急切。

“没有,不过,听说灵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动。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是十分清楚。”他以手枕头,遥望星空。

提到魔道,孙清裳不由得又想瑾椴。是以追问道:“你说,那对苦命的夫妇,生了个孩子?”

“对,晓槿说,那个孩子是个半妖,不宜带到凡间

。会引起修道之人注意。招来杀身之祸。”提到晓槿,他又哀切悔责。眼神中却仿佛多了几分欣赏和留恋。

他继续道:“晓槿说她将孩子安置在魔道了,叫我放心。”

孙清裳内心难免澎湃起来,那个孩子有可能就是瑾椴……

“假如苏晓槿没有死呢?”孙清裳试探着问道。

“我亲眼看她跳得湖,你别骗我了。”沈梦云顿了许久,眼中似又燃起希冀般。缓缓道:“不过,只要我守好九竹神杖。或许她就能帮我救回苏晓槿。”

“这九竹九神杖,跟苏晓槿有什么关系啊?”孙清裳说着,不由自住地转身,抚摸着碧玉般的竹节。

轻轻一提,“铮――铮――”嗡声颤响。握在手中,居然纹络清晰合指。

可是,这竹杖明明看似光滑滢润,却为何纹理如同肌肤般,令人亲切无比。

一股酸楚的疼痛从竹节上传来,如同冰水漫过手臂,孙清裳正欲松开……

不防沈梦云突得从地上弹起,堪堪一掌迎面劈来。空洞的牛目圆睁,大骂道:“还说你不是西子沁,你为什么能拿动九竹神杖……?”

距离太近,孙清裳心神恍惚、毫无防备,神杖在手中滑入石盘。

她当即被一掌劈得飞了出去。正是――震苍决。

师傅,你真害死我了。

※※※

夕阳俱已收拢,只露出深蓝的天空。几粒星子清冷地闪烁。一抹青色的身影,自浓墨的翠竹山上,“倏”地向明篱湖坠落……

一路惊起无数白鹭,振翅而急急飞起……

无数地竹影从身边飞快地掠过,孙清裳觉得自已五脏六俯都碎了。

“嘭――”又落明篱湖,哎。

溅起一阵水花。

如果不是明篱湖,只怕她会被摔成一摊肉泥。此刻她竟然对明篱生出一丝感激……

暗自庆幸道:还好,还好,是一汪水。

如果肉身摔碎了,她又得重修一千年……

苏晓槿,你得保佑我能活着上去。我向你发誓,我定要剥了那负心汉的皮……

替你,也为我。孙清裳晕晕沉沉地想着……

还是一样的眼睛刺痛,心中却没有几不欲生的灰冷。

是苏晓槿听到了么?

是谁保管着自己的元神?受此重创,她都没有死。肯定有人为自己输渡了灵力,苦苦吊着自己的神精气。

孙清裳用尽全力地朝湖边游。摇摇晃晃地想着,慢腾腾地从水里站起来。

抬头就见沈梦云呆滞地立在岸边,满面惊愕地看着她从水里爬出来。

我问候你祖宗十八代啊!我跟你联络了半天的感情。一言不发,说打我就打。孙清裳实在太累了,她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心里不断腹诽着,恨不能将沈梦云拆骨鞭尸。

如果不是打不赢的话……

她突然有点想念冷暮华,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钱百汇有没有找到东篱山庄?

“你竟然……没有被噬骨消魂?你怎么可能还活着?”沈梦云难以置信地指着她,不可思议地质问。

孙清裳躺在地上,累得如同烂泥,实在没有力气答话。她喘着气,茫然盯着天空。

噬骨消魂?老娘最多被你劈成碎片渣渣,怎么会……噬骨消魂?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湖水?这么想着,她脑海中忽地又灵光一现……

她挽起湖中的水花,就着湿哒哒地衣袖一甩。沈梦云果然如同受到惊吓般,连连后退……还边大声咆哮着:“你这个妖女,你做什么?啊――啊――”

虽然沈梦云,不断地着闪、腾、挪,矫健如斯。

但那些水珠,还是有几滴溅到他身上。“刺啦啦――”如同烧热的锅底,倒入了几滴油。瞬间青烟直冒……

不同的是,这几滴“油”却能将沈梦云衣服烫破。皮肤上瞬即出现几个红点,仿佛还在不断炙烧着。

因为沈梦云不顾疼痛地想将肌肤上的肉搓扣下来……

“哈哈哈――”孙清裳笑出声音,天助我也啊!

果然万物相生相克……

一物降一物啊!好,好,她不由得暗喜。

这明篱湖水,都是苏晓槿的怨念。

她既是水精灵,修炼了何种法术,孙清裳不得而知。

但似乎负心如沈梦云,一触碰湖水,便能噬其骨、消其魂。筋肉俱灭。

如果他掉到水里,岂不是还连骨头都剩不下?难怪他不敢下湖底,去找苏晓槿的“尸体”。

这可能都是苏晓槿的拒念。

想来再见也是惘然……

只要她还顶着那张平庸的脸。

何况现在更丑了。

哎,有些女人,真是一生苦于执念,为情生,为情死。

真的值得吗?

想了许久,孙清裳踉跄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将双袖在水里浸湿。

沈梦云果然不敢上前,只是远远地看着她。

见她歪歪斜斜地走到竹林边,以手为刃,艰难地砍倒一棵巨竹。斩头去尾,把竹身掏空……

无锡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常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西藏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无锡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常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