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藁城信息网 > 健康

【文采】贤 妻 白 玉 娘(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7:09
摘要:宋、元两朝战乱期间,程万里和白玉娘同被元军掳去,并被强配为夫妻。因玉娘屡劝万里逃走,六天之后便被家主卖掉。她先作婢女 后出家为尼,一直守身如玉。二十多年后,已升为朝中高官的程万里派人寻到白玉娘,两人重建家庭。 (一)
宋朝末年,遭元兵进犯。彭城人氏程万里决定去江陵府投奔京湖制置使马光祖以尽忠报国。走到汉口时元兵来到。他在旅店中听见外面行人奔走哭叫,都是逃难来的百姓。程万里知是元兵逼近,不敢逗留,半夜起身随众人一同上路。
正走着,忽然一帮元兵直冲过来。程万里见了急忙向旁边一个林子中躲避。那兵乃是元朝万户张猛的游兵。前锋哨兵看见一个汉子,单身一人没带包裹,正向树林中躲避,料定是个奸细,追入林中将其抓获解到张猛营中。程万里自称是逃难百姓,并非奸细。张猛见他面貌不凡,留作家丁。程万里无奈只得跟从。每日间见元兵长驱直入,心中暗暗悲忿。
这张猛乃是兴元府人氏,原在宋军守将部下为偏裨之职。后来元兵犯境,张猛杀了守将叛归元朝。元主以其有献城之功,封为万户,作前部向导,与宋军作战。
张猛从军日久,此时思念家乡,写下了一封家书,把他一路掳掠来的金银财宝装满一车,又将掳到的人口按男女分为两处,派帐前两个军士押送回家。程万里随着那些人一路到了兴元府张猛的家里。军士把家书和金银财宝向张猛夫人交付明白,讨了回书,自回军前复命去了。那夫人分别给男人和女人各拨一个房屋住下,每日差人服侍。
(二)
程万里住在兴元府,不觉三月有余。
此时宋元两朝收兵讲和,兵士全都遣送回家。张猛也回到家中,与夫人相见过了,合家奴仆都来叩头。程万里也只得随班行礼。
又过了些日子,张猛把掳来的男人,捡身材壮实的留下几个,其余的都出去转卖给了别人。
张猛对留下的这些人说:“你们不幸生于离乱之时,遭此涂炭,家中的父母妻子料必已死于乱军之手。你们有幸遇到了我才得以活命。今在此地虽然是异乡,我们既为主仆,就和亲人一般。今晚各配妻子给你们,可安心居住,日后再到军前立了功绩,一样富贵。若生邪念犯出事来,断然不饶!”家人都叩头道谢:“此乃老爹再生之恩,怎敢又生邪念。”
当晚张猛就把那掳来的妇女点了几名,各赏几件衣服。张猛与夫人同出堂前,众妇女跟随在后。堂中灯烛辉煌。张猛一个一个唤来配给男人。众人一齐叩首谢恩,各自领回房中。
程万里配得一个女子,领到房中关上门,夫妻叙礼。程万里仔细看那女子,年纪有十五六岁,生得十分美丽。
程万里得了一个美貌女子,心中欢喜,问道:“小娘子尊姓何名?”
那女子见问,还没说话早落下两行泪来。程万里用袖子给她擦了,问道:“娘子为何掉泪?”
那女子说:“奴家本是重庆人氏,姓白,小字玉娘,父亲白忠,随四川制置使余玠镇守嘉定府。元军张猛乘虚来攻。守军弹尽粮绝,力不能支,余玠身亡。破城之日,父亲被擒,不屈而死,奴家全被抄斩。他们怜我幼小幸得免死,带归家中为婢,服侍夫人。不意今日得配君子。不知君乃何方人氏,为何也被掳来?”
程万里见她也是被掳之人,同病相怜,不觉也流下泪来,把自己家乡姓名、被掳情由细细说了。夫妻解衣就枕,一夜恩情十分美满。次日早起梳洗过了,双双叩谢张猛。玉娘仍到里边服侍夫人去了。程万里感张猛之德,办事加倍用心,甚得张猛喜欢。
(三)
第三天夜里,程万里独坐房中,想起自己功名未成,流落异国,身为下贱,辱没祖宗,忠孝两虚!欲待逃走又没机会,长叹一声,不禁潸然泪下。
正在悲叹,恰好玉娘自内室出来。万里慌忙拭泪相迎。玉娘是个聪明女子,见丈夫表现异常,即问其原因。万里敷衍说没什么。玉娘情知他有隐匿之情,也不去问他,直到关门熄灯,解衣就寝之后,方才开口说道:
“程郎,刚才见郎君有不乐之色,我已猜出八九分。郎君何必相瞒?”
万里说:“程某并无他意,娘子不必过虑。”
玉娘说:“依我看,郎君并非久居人下者,何不找机会逃出,图个显祖扬宗之路,却甘心在此为人奴仆,何时是个出头的日子!”
程万里见妻子说出这样的话十分惊讶,心中想道:“她一个女子,怎么有如此大丈夫的见识,说出我的心事?一般寻常人家,新婚夫妇多有留恋不舍,不肯分别。我们刚成亲三天,恩爱方才起头,岂有反劝我还乡之理?莫不是张猛教她来试探我的?”于是说道:“岂有此理!我为乱兵所擒,情知必死无疑。幸得主人释放留为家丁,又以妻子配我,此恩天高地厚,未曾回报,岂可忘恩负义?”
玉娘见说,黯然无语。
次日早起,程万里想:“张猛教她来试探我,我今天偏要当面说破,打消了她的念头。她不提防,我也方便走路。”
梳洗已过,程万里请出张猛到厅中坐下,说道:“禀老爹,夜来妻子忽劝小人逃走。小人想来当初被游兵捉住,蒙老爹救了性命,留作家丁,又配了妻子。这般恩德未有寸报。况且小人父母已死,又无亲戚,这里便是家了,还教小人逃到哪里去?小人昨夜已把她埋怨一番。恐怕她是自己心虚,反过来造谣累害小人,故此特禀告老爹。”
张猛听了心中大怒,即唤出玉娘骂道:“你这贱婢!当初你父抗拒天兵,本要把你阖门尽斩,我可怜你年纪幼小,饶你性命,又恐为乱军所杀,带回来扶养长大,配个丈夫。你不思报效,反教丈夫背叛我,要你何用!”说着便教左右快取家法来,吊起贱婢打一百皮鞭。那玉娘满眼垂泪,哑口无言。众人连忙去取索子家法,将玉娘捆住。
程万里在旁边见张猛发怒,要吊打妻子,心中懊悔:“原来她是真心,倒是我害了她了!”心中这样想,又不好过来讨饶。正在危急之际,恰好夫人闻得丈夫发怒要打玉娘,急忙走出来救护。原来玉娘自到他家,因性情温柔,举止娴雅,且是女工中做活最为伶俐的。夫人平昔极喜欢她,虽为婢女,相待却像亲生一般,一心要把她嫁个好丈夫。今日见说要打她,不知什么缘故,特地自己出来。见家人正要动手,夫人止住,上前问道:“相公因何要吊打玉娘?”
张猛把程万里所说之事告与夫人。夫人叫过玉娘说:“我一向怜你幼小聪明,特拣个好丈夫配你,为何反教丈夫叛主逃走?今天本不当救你,姑念初犯,下次再不可如此!”
玉娘并不回言只是流泪。
夫人对张猛说:“相公,玉娘年纪甚小,不知世务,一时言语差错,可看老身份上,姑且宽恕这次吧。”
张猛说:“既然夫人讨饶,且饶这贱婢。倘若再犯,二罪并罚。”玉娘含泪叩谢而去。
张猛唤过程万里说道:“你做人忠诚,我自当另眼相看。”
程万里满口称谢,走到外边心中又猜想:“还是做下圈套来试探我!若不是,怎么这样大怒要打一百,夫人一开口讨饶就一下都不打了?况且夫人在里面,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出来护救?”
到了晚间,玉娘出来见到丈夫时虽然面带忧容,却没有一点怨恨的意思。程万里更加相信是试探了,说话越加谨慎。
(四)
又过了三天。那晚玉娘看着丈夫欲言又止,如此三四次,终是忍耐不住说道:“我以诚心劝你,你为何反告主人,险些遭主子鞭挞!幸得夫人相救。我看君才貌必为大器,为何还不早图大计?若留恋于此,终作人奴,还有什么希望!”
程万里见妻子又劝他逃走,愈加心疑:“前天那么严厉责问,她为何不怕又来说起?一定是张猛又教她来试探我逃走的念头是否果决。”这样想着也不回言,径自收拾睡下。
次日天明,程万里又来禀告张猛。张猛听了暴跳如雷,连声喊道:“这贱婢如此可恨,快拿来敲死罢了!”
左右不敢怠慢,即向里边来叫。夫人见叫玉娘,料道又有大事,不肯放她出来。张猛见夫人不放玉娘出来,更加焦躁,却又碍着夫人脸面不好十分催逼,便说道:“这贱婢已有外心,不如打发她走吧。否则他们夫妻日久恩深,被这贱婢哄热,连这好人的心都要变了。”又对程万里说:“这贱婢两次三番诱你叛逃,其心必有他念,料定不是为你,久后必被其害。明早就教人领去卖了,另拣一个好的给你为妻。”
程万里见说要卖妻子,方才明白妻子果是一片真心,懊悔失言,便说:“老爹已警告她两次,下次谅必不敢了。如再说,小人也断然不听。若把她卖了,只怕人说小人薄情,成亲才六天,就把妻子卖了。”
张猛说:“我做主,谁敢说你!”说罢径往里边而去。夫人见丈夫进来怒气未息,恐怕还要责罚玉娘,连忙起身相迎,并不问起这事。张猛怕夫人舍不得玉娘出去,也不再提起。
程万里见张猛决意要卖玉娘,心中不忍割舍,坐在房中暗泣。直到晚间玉娘出来,对丈夫哭道:“我以你为大丈夫,所以诚心相告。不想你反倒怀疑我有异念,数次禀告主人。主人性情暴烈,怀恨于我。看来我必死无疑!然而死不足惜,但君堂堂仪表,甘为下贱,不图归计,是为遗恨!”
程万里听得此言泪如雨下,说:“贤妻良言指示迷津,自恨我一时糊涂,怀疑主人是利用你来试探我,不想反害了贤妻!”玉娘说:“君若肯听真言,虽死无恨。”
两个人抱在一起哭了半夜,天未明即起身梳洗。玉娘将自己所穿绣鞋一只拿来与丈夫的鞋换了一只,说:“日后倘有见面之日,以此为证。万一永别,我就抱这鞋而死,有如与你同穴。”说罢相抱而泣,各将鞋子收藏。
到了天明,张猛坐在中堂,教人唤来程万里和白玉娘。张猛对玉娘说:“你这贱婢!我自幼抚养你成人,有甚么不好?你屡教丈夫背叛!本该将你一剑斩首。且看夫人分上饶你一死。你且到好地方受用去吧。”
说完叫过两个家人吩咐道:“领她到牙婆那里去,不论身价,但要找一个下等人家,折磨死这个不受人抬举的贱婢便了。”
玉娘向张猛拜了两拜,起来对着丈夫说了声“保重”,含着眼泪同两个家人走了。程万里心如刀割,送出大门而回。
两个家人领玉娘到牙婆家中,恰好市上有个经纪人家要讨一婢女,见玉娘生得端正,身价又低,连忙兑出银子交给张猛家人,将玉娘领回家去。
程万里自从妻子去后悔恨不已,每到晚间走进房门便起悲伤,取出那两只鞋灯前看一回哭一回,哭够多时方才睡去。几次要到市上人家寻访玉娘去向,又怕被人看见报与张猛,反坏了自己大事,因此又不敢去。张猛见万里不听妻子谗言,信以为真,托他做事毫不提防。程万里假意殷勤,愈加小心。张猛又要找妻子配给他。程万里不愿,说:“不必,且随老爷到边寨去立了功绩回来,寻个名门美眷,也算给老爷争气了。”
(五)
光阴迅速,不觉又过了一年多。在鄂州镇守的元帅恰逢五十诞辰。张猛昔日是元帅麾下裨将。他准备了许多金珠宝玉,要派一个能干的人去贺寿。
程万里听得此信,觉得这是个脱身的好机会,便来见张猛说:“听说老爷要给元帅爷送寿礼,还未定何人能去。我想众人都有要事掌管,脱身不得。小人在家没甚事做,倒情愿任这差使。”
张猛说:“若得你去最好。只怕路上不习惯,吃不得辛苦。”
程万里说:“正为在家自在惯了,怕日后随老爷出征受不得辛苦,所以先要经历些风霜劳碌,好跟老爹上阵。”
张猛见他说得有理就依允了,写下问候书信及上寿礼帖,又取出一张路条,以防备路上盘查。程万里打叠行李,把玉娘的绣鞋也藏好了。临行时,张猛把礼品交付明白,差家人张进作伴同行,又拿出十两银子给他作盘缠。
程万里拜别张猛,带上东西望鄂州而来,到了鄂州找个旅店住下。次日清早,二人带了书信礼物到帅府衙门挂号伺候。各处差人来上寿的不计其数,衙门前好不热闹。
程万里送礼完毕思量要走,无奈有个张进同行难以脱身,心中无计可施。事有凑巧,那张进因在路上鞍马劳顿,又受了些风寒,在旅店生起病来。
程万里心中大喜。他向帅府取了回书,到寓所看张进时,张进人事不省,毫无知觉。他便写下一封书信放入张进包裹中,叫过店主来吩咐说:“我二人乃是兴元张万户老爹特差来给元帅爷上寿的,还要到山东史丞相处公干。不想同来的他路上辛苦,身子有些不适,如今行动不得。我怕误了公事只得先行,留他在此调养几日。待我往那里公干回来再与他一齐动身回去。”说着取出五钱银子递给店主。“这薄礼聊表谢忱,劳主人家用心看顾,待他病体痊愈,我回来还有重谢。”店主收了银子说:“早晚服侍,不消牵挂。但长官须要从速回来才好。”程万里说:“这个自然。”又讨些饭来吃饱,背上包裹,同店主告别大踏步而去。
张进在旅店中病了数日方才好转,眼前不见了程万里,向店主问讯。店主说:“程长官十日前说还要往山东史丞相处公干,因长官有病,他自己先去了,待转来后同长官一同回去。”张进听说大惊:“何尝又有山东公干!被这贼趁我有病逃走了!”店主惊问缘由,张进说了,主人懊悔不迭。
张进恐怕自己的衣服被他拿走,即忙教店主打开包裹看时,却见留下了一封书信和元帅的回书,自己的衣服一件不少,只不见了盘缠。张进说:“这贼狼子野心!老爹那般待他,他却一心恋着南边,连妻子也不要了!”
又休息了几天,张进到店中算还了饭钱,作别起身,星夜赶回家参见张万户,把元帅回书呈上,又将程万里逃归之事禀知。张万户将他遗书拆开看后顿足道:“我被这贼用计瞒过,让他逃走了。日后抓住定教他碎尸万段!”

共 816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贤妻白玉娘》改写自《醒世恒言》,讲述的是:宋、元两朝战乱期间,程万里和白玉娘同被元军掳去,并被强配为夫妻。因玉娘屡劝万里逃走,六天之后便被家主卖掉。她先作婢女,后出家为尼,一直守身如玉。二十多年后,已升为朝中高官的程万里派人寻到白玉娘,两人重建家庭,幸福美满。故事情节一波三折,环环相扣,引人入胜。人物刻画也呼之欲出。文中将程万里刚和白玉娘成婚后,欲逃不敢逃而又惆怅多疑的心态、表现和想方设法逃离魔窟的言行举止,娓娓道来,细腻传神。最为出彩的是将白玉娘猜透丈夫心事,诚心屡次劝夫逃离,虽遭到丈夫误解而接连告发受罚,依然无怨无悔,及其被迫分离后,白玉娘以“换鞋”相赠,虽后又被强卖为婢,宁受折磨,也不低头,宁愿出家为尼也要守身如玉的美丽聪颖、勤劳善良、忠贞不二的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感人肺腑。可喜的是程万里逃离后,20年来,依然对白玉娘牵肠挂肚,托下人凭“换鞋”为据,找到了出家的白玉娘,白玉娘误以为程万里身为高官,早已另娶,不肯同下人回府,直到程万里下令,让下属官员,吹吹打打,以盛大的诚邀队伍来到尼姑庵,再次请求归府,才被感动,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语言流畅,一气呵成,有先睹为快、欲罢不能之感!作为改写,还原了原小说的精髓,对其闺房之乐,一笔带过,点到为止,格外成功,无疑对古典小说的进一步推广起到了很好的传播作用。推荐阅读!【编辑:纪昀清】
1 楼 文友: 2019-0 -10 09:04:06 感谢社长点评。社长辛苦了!祝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婴儿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小孩口臭的原因和治疗方法
小儿积食是怎么回事
短暂性脑缺血可怕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